律法主義(書名:甦醒~活在恩典中《橄欖出版》)摘至ps99~100頁)

現在是我們進一步認識自由頑強仇敵的良機。律法主義是一種態度,一種建基於驕傲的心理狀態。它是一種對人為標準執迷不悟的依從。為了達到高舉自已的目地,律法主義者假定自已身居高位,並且走火入魔。如同丹尼爾勒( Daniel Taylor)精闢的描述;它帶來不合理的控制,它要求無異議,而非合一

屬世的或宗教的極權主義,其最厲害的武器乃是律法主義,製造並操控規條為了達到不合理的控制目的,律法主義,也許是所有曲解神旨意及基督工作中最具破壞性的,它犠牲恩典附合律法,依從字句而不從聖靈。

律法主義,乃人類迫切需求安全感的另一種表現,如果我們能力氣十足地徹底執行何事可為和何事不可為之清單(強調外在的行為),我們不僅能控制難以捉摸的人頪,而且能得到神的青睞

律法主義的服從權力政策,與基督教合一的原則及人類追求統一的目標混淆不清,合一是種深奧甚至神秘的特質,要花上極大的努力才能逹成,一點點的努力無法產生合一;它是高度安全感的來源,然而它也具有冒險性,而在另一方面,全體統一的本身是整齊有序,它可以被衡量,監控和嚴厲執行,它大體上是外在的,而合一在根本上是內在的,全體統一主要的目標是要糾正行為,而合一的目標在於正確的靈,全體統一堅持除了正統的信仰和行為之外,仍有許多正統的事物,包括正統的經歷和字彙;也就是說,信主的人被期待以相同的方式來到神前,對神有相同的經歷,並且使用公認的詞句來描述這些經歷。

一言以蔽之,律法主義說:『我作這個或不作那個,都是為了討神喜悅。』或『但願我能作這個或不要去作那個,我就能討神喜悅。』或是『這些我正在作或不去作的事,是我用來嬴得神恩惠的表現。』你應當明白,這些話都未在聖經中出現。這些話已世代相傳,或經口述達於律法主義者成為他們所固執堅持的。律法主義在本質上嚴苛、冷酷、要求嚴格,類似律法。驕傲是律法主義的核心,它和其它的因素狼狽為奸,例如罪惡、恐懼和羞恥感。這些因素導致他們強調不該如何以及不該作什麼。它在消極主義者陰影中氾濫流行。

很少人比尤金彼得生(Eugene Peterson)在其一本優良著作『遊移的亮光』(Traveling Light)中,把律法主義描述得更加適切。在此書中,他將有益健康的信仰之旅,和律法主義作一對比:

『基督徒』這個字,對不同的人意謂不同的意義,對某人,它意謂著一種僵硬,頑固,一成不變的生活方式,毫無色彩,頑固剛愎,對另一人,它代表著危機四伏,充滿驚奇的探險,躡手躡足地生活在期待的懸崖上。

這二幅圖畫都是有根有據,只能找到二種的事例,人們熱情洋溢地活著,發掘每一種經歷~在每一經歷中尋求感受和恩典,如果我們從聖經的資料中汲取資訊,那毫無疑問的,基督徒的生活乃是手足舞蹈,踊躍不已,冒險犯難的生活。

另一幅畫是如何在想像中編織出來的呢?人如何會將信心的生活聯想到沈悶,戒慎,禁止和乏味呢?我們也許很容易認為某一群基督徒在他們心中充滿了自由的故事~亞伯拉罕、摩西、大衛、參孫、底波拉、但以理~他們一刻也不鼓勵壓抑自由的任何教訓。我們也許會合理地期待某一群人,他們從嬰孩時期,就聽到耶穌釋放人得自由的故事,並且在他們每週的敬拜中以耶穌為焦點,因此他們將會對任何侵害他們自由的事物,有敏銳的感受,我們也許會認為:一個人經歷過從罪中得釋放而進入靈裡的自由,他不會再活在情感,公眾的意見,過往之失敗的肆虐下,而是自由自在地活在盼望、信心和愛中。我們會認為這些人會對任何壓制他們的人或事物,採取批判的警覺性。

但事實上,信仰的家,是我們最易經歷自由生活的地方,也是最具危險性會失去自由生活的地方。

老實說,有多少你所知悉的會眾是『手足舞蹈、踊躍不已、冒險患難』的會眾?有哪些是在恩典上甦醒,並鼓勵別人靠著在基督裡的自由生活?恐怕這數字,比我們所能猜想的要少得多。讓我們更精確地說,你認識多少基督徒滿有喜樂和自由,滿有生機熱情洋溢地活著並享受自主的生活?這些人和律法主義者不同。一個已被釋放成自由之身的人,會想要重回束縳之中,豈不令人訝異?我建議你,再次沈思彼得生在引言內的最後一個句子。一如往昔,他箭中標的。在地上我們所期待最能得釋放之處,事實上,它也是我們最有可能被放置在奴役之下的地方:教會。的確,這一定使我們的主傷透了心。

 

 

 

甦醒~活在恩典中 書籍簡介:

什麼是「恩典」?你真活在神的恩典中,得著釋放的自由嗎?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,除非我們對此有深切的了解,否則我們的良心將常被控告,或活在人為的限制和規條中成為壓抑、恐懼、焦慮的基督徒。因此作者對於恩典的殺手——律法、人本主義和其他錯誤的心態,皆有詳盡的?